視頻加載中,請稍候...

自動播放 






play
江西病死豬流入市場




play
屠宰場老闆關係很硬




play
豬販混賣病死豬肉




play
豬販獲利頗豐




play
豬販拉攏保險查勘員



向前
向後



  央視今日播出《追蹤病死豬》:記者在江西高安跟蹤調查一年,發現當地不少病死豬被豬販子長期收購,有些病死豬甚至攜帶A類烈性傳染病口蹄疫!某屠宰場老闆介紹,他們的病死豬肉銷往廣東、湖南、重慶、河南、安徽、江蘇、山東等7省市,年銷售2000多萬元。以下是節目實錄
  【追蹤病死豬】1:內外勾結  病死豬流入市場
  【導語】
  江西省高安市是全國畜牧業百強縣市,年平均出欄生豬200萬頭,存欄110萬頭。按照生豬3%的正常死亡率,每年有9萬頭左右的病死豬。按規定,這些病死豬都要在相關管理部門的監督之下進行無害化處理,但是記者經過一年多時間的潛伏跟蹤調查,發現不少病死豬被當地一些豬販子長期收購,其中甚至包括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A類烈性傳染病的“5號病”死豬。那麼,這些病死豬去哪兒了?
  【正文】
  陳老闆是江西省高安市的一名出租車司機,他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──收病死豬的豬販子。每次接到豬場打來的電話,陳老闆就撂下出租車,開上他的麵包車到豬場收購病死豬。目前正是“5號病”的高發季節,所以他的生意格外忙。
  【同期】養豬場老闆
  記者:這頭豬是什麼問題 5號病(口蹄疫)
  老闆:嗯
  記者:現在5號病(口蹄疫)多嗎
  老闆:多 全部發了 它(死豬)沒有抵抗力
  【正文】
  “5號病”又稱“口蹄疫”,被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列為A類烈性傳染病,我國列為一類動物疫病。發病癥狀為蹄冠、趾間、蹄踵皮膚發生水泡和爛斑。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》, 發生一類動物疫病時,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立即組織有關部門和單位採取封鎖、隔離、撲殺、銷毀、消毒、無害化處理、緊急免疫接種等強制性措施,迅速撲滅疫病。在封鎖期間,禁止染疫、疑似染疫和易感染的動物、動物產品流出疫區 。但記者發現,高安市的一些養豬場將5號病死豬偷偷賣給豬販子。記者註意到,陳老闆隨身帶著一個電話號碼本,上面有高安市幾百家養豬場的聯繫電話。
  【同期】豬販子 陳老闆
  以前保險公司,哪裡死了豬就去哪裡 死了一頭母豬他就登記一下,他們下崗了就把電話號碼全部給我了
  【正文】
  據瞭解,高安市母豬在30頭以上的養豬場都參加了保險,一旦出現死亡,他們就給保險公司打電話,保險公司派查勘人員進行現場查勘理賠,養豬場每死一頭母豬將得到1000元的賠償。由於保險查勘員第一時間掌握了當地母豬死亡信息,所以豬販子都會想盡辦法拉攏t他們。陳老闆透露他曾經和一名保險查勘員合伙收購病死母豬,生意相當不錯。
  【同期】豬販子 陳老闆
  記者:跟著保險公司的搞一天搞幾頭(死母)豬
  豬販子:七八頭
  記者:你那時給他們送多少(錢)
  豬販子:對半分 除去車(費) 車(費)另外 比如說一頭豬賺了400(元),除下一百塊錢車費,那就300(元),一個人(分)150(元)
  【正文】
  陳老闆說,這名保險公司查勘員後來被人舉報下了崗,但這並不影響他的生意,他又和另一名查勘員搭上了關係。記者在一家養豬場發現,陳老闆和保險查勘員同時出現在查勘現場,一辦完理賠手續,陳老闆就以250元的價格收購了這頭病死母豬。陳老闆和這名保險查勘員之後又來到另一個養豬場,查勘員辦完理賠手續後,陳老闆又收購了這頭病死母豬。
  根據《江西省能繁母豬保險及防疫合作實施方案》,對於死亡的能繁母豬,縣級畜牧獸醫部門協助人保財險查勘人員進行現場查勘,動物衛生監督所負責監督、指導畜主對死亡能繁母豬規範進行無害化處理。但記者調查發現,當地畜牧獸醫部門並沒有派人到達勘查現場,動物衛生監督所也沒有派人監督病死豬的處理。這些養豬場在得到保險公司的賠償後,再把病死母豬賣給豬販子。
  【同期】養豬場老闆
  記者:賣了600(元)
  老闆:少了哈
  記者:保險公司賠了1000元
  老闆:原來是800(元),現在1000(元)
  【正文】
  據業內人士介紹,高安市有10萬頭母豬,按3%正常死亡率每年死亡3000頭左右。 一位養豬場的老闆告訴記者,買賣病死母豬在當地是公開的秘密,一般是多名豬販子競價收購,誰出價高養豬場老闆就把病死豬賣給誰。
  【同期】養豬場老闆
  方老闆:今年賣了一頭死母豬 挖一個坑埋了,等保險公司走了,再賣掉
  記者:收死豬的人有幾個人?
  方老闆:五六個
  【追蹤病死豬】2:月銷300噸  病死豬銷往七省市
  【導語】
 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高安市有多個收購病死豬的團夥,這些團夥成員分工明確,有人負責到各養豬場收購病死豬,有人負責運輸銷售。那麼他們把這些病死豬賣到哪裡去了呢?
  【正文】
  記者前不久在跟蹤豬販子陳老闆時看到,他在一天的時間收購了4頭病死豬,其中包括1頭病死母豬,中途一個同伙又送來4頭。陳老闆把這8頭病死豬送到了豐城市梅林鎮的一家屠宰場。 記者看到,這個屠宰場沒有掛任何牌子,周圍是成片的水塘,人煙稀少,非常隱秘。屠宰間的地上擺滿了病死豬,工人們正在剝皮、分割,這裡不僅有幾百斤的病死母豬,還有幾十斤重的小豬仔。收購員切開一頭母豬的肚子,裡面還有幾隻死豬仔。另一頭母豬的腸子發黑,散髮出刺鼻的臭味,但屠宰場仍然照收不誤。一名工人告訴記者,他們每天的屠宰量在200頭左右,全年要殺7萬多頭病死豬。
  【同期】屠宰場 工人
  記者:一天殺多少頭
  工人:一天兩百頭
  記者:多的時候呢
  工人:多的時候也是這麼多,反正一天就這個樣子,兩百頭左右。
  【正文】
  陳老闆告訴記者,屠宰場一般病死豬的收購價為3.6元/公斤,病死母豬的價錢為4.8元/公斤。他的8頭病死豬一共賣了2890元,扣掉收購成本和車費,這一趟賺了近1500元,其中一頭病死母豬就賺了近600元。正因為病死母豬的利潤很高,所以它成了豬販子的搶手貨。陳老闆說,他收購病死豬近十年了,但在高安市他的收購量並不是最大的。記者看到,另一個豬販子正在卸貨,記者數了一下,一共21頭。這名豬販子說,他每天至少要給這家屠宰場送兩趟貨。
  【同期】豬販子
  記者:今天怎麼搞了這麼多豬
  豬販子:每天都這麼多
  記者:那一天要搞多少頭
  豬販子:三四十頭 四五十頭
  【正文】
  在屠宰場的分割車間,工人們正在分割豬肉。記者看到,地上、桌子上到處都是病死豬肉,有的顏色發黑,明顯變質。這些病死豬肉分割後被送進冷凍庫進行速凍,再進行分類包裝。記者註意到,包裝袋上印著“瑞豐食品有限公司”等字樣。在冷凍倉庫記者看到,這裡堆滿加工包裝以後的成品病死豬肉,有前排、脊骨、筒骨、豬肚、前腱等。這裡的負責人說,他們一共有70多種豬肉產品,價格從每公斤5元到15元不等。
  【同期】車間負責人
  記者:這個庫裝多少噸
  車間負責人:裝一百多噸
  記者:一百多噸
  車間負責人:你不相信是吧
  【正文】
  據屠宰場的負責人楊老闆介紹,他們的產品銷往廣東、湖南、重慶、河南、安徽、江蘇、山東等七個省市,去年共銷售病死豬肉2000多萬元。
  【同期】屠宰場 楊老闆
  楊老闆:我們雜七雜八三百噸貨
  記者:一個月三百噸
  楊老闆:重慶的一個老闆一個禮拜拉一車
  記者:一個禮拜拉一車貨 一車貨有多少
  楊老闆:30噸
  【正文】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檢疫管理辦法》,出售或者運輸的動物、動物產品經所在地縣級動物衛生監督機構的官方獸醫檢疫合格,並取得《動物檢合格證明》後,方可離開產地。那麼,這個屠宰場的產品有沒有檢疫合格證明呢?
  【同期】屠宰場 楊老闆
  楊老闆:我們有檢疫票的 又不是假的 是真的
  記者:你們還有檢疫票
  楊老闆:開玩笑 沒有檢疫票怎麼賣東西
  【追蹤病死豬】3:證照齊全屢打不絕  監管為何失效
  【導語】
 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江西高安市周邊屠宰病死豬的並不止豐城市的這一家,在上高縣也有一家專殺病死豬的屠宰場,屠宰和銷量同樣很大。這些屠宰場有的開了五六年,有的長達上十年。那麼,當地監管部門怎麼就沒有管一管呢?
  【正文】
  今年5月份,記者跟隨豬販子陳老闆前往上高縣的這家屠宰場,到了屠宰場門口,陳老闆拒絕帶記者入內。
  【同期】豬販子 陳老闆
  陳老闆:那個廠里你不能進的
  記者:廠里怎麼不讓進呢
  陳老闆:不讓進陌生人
  【正文】陳老闆把兩頭病死豬送進了這家屠宰場。記者試圖靠近屠宰場,一個小伙子攔住記者併進行盤問。
  【同期】屠宰場 工人
  你也是做這一行的嗎
  【正文】
  陳老闆說,盤問記者的人正是這個屠宰場負責放哨把風的。
  【同期】豬販子 陳老闆
  陳老闆:這裡都是把風的人 我們高安那邊只有兩個人可以進來
  記者:送了多少年了(死豬)
  陳老闆:最少有五六年了
  記者:一天能殺多少頭(死豬)
  陳老闆: 一兩百 兩三百頭
  【正文】
  記者算了一筆帳,上高縣和豐城市的這兩家屠宰場每天屠宰的病死豬加起來在400頭左右,那麼一年流入市場的病死豬數量驚人。據瞭解,今年3月,豐城市畜牧水產局查處了一個屠宰病死豬的黑窩點,一個豬販子被抓後供出了豐城市的這家屠宰場,結果這個屠宰場一夜之間神秘失蹤。兩個月後,他們換了一個地方又開始屠宰病死豬,而且規模比以前還要大。據豬販子陳老闆介紹,這已經是他們第五次搬遷了。
  【同期】豬販子 陳老闆
  豬販子:從新街(鎮)搬到杉林(村) 然後搬到這裡 搬到豐城(市 )搬了五處
  【正文】
  記者在屠宰場看到,廠房周圍到處都是病死豬內臟和污水,環境污染嚴重。陳老闆說,一到夏天這些病死豬內臟就發臭,到處臭氣熏天,周圍的居民經常舉報投訴,但這麼多年他們都沒有一點事,因為他們都有很硬的關係。
  【同期】豬販子 陳老闆
  陳老闆:都有人的 這一家比(上高)那一家關係還硬一些
  【同期】屠宰場 楊老闆
  楊老闆:把公安搞定就什麼事也沒有 上面有什麼行動他就提前通知你 他通知你就可以不殺(豬) 他抓不到你證據 現在法律講證據
  【正文】
  據屠宰場楊老闆介紹,他們是一家證照齊全的屠宰企業,目前已辦理了種豬屠宰許可證、動物衛生檢疫證、工商登記證、稅務登記證等七個證照。
  【同期】屠宰場 楊老闆
  楊老闆:我有證是違規 沒有證是違法 這個你還不懂嗎 違規有錢都能擺平
  【追蹤病死豬】4:把門不嚴 病死豬溜進菜市場
  【導語】
  記者在進一步的調查中發現,豬販子還把病死豬賣給一些私屠亂宰的黑窩點,這些病死豬肉流入了當地的菜市場。
  【正文】
  在高安市的一家養豬場,豬販子陳老闆收購了兩頭患了“5號病”的病豬。
  【同期】
  記者:這個5號病還挺嚴重的 腳爛成這樣
  【正文】
  陳老闆以6元/公斤的價格收購了這兩頭病豬,目前生豬的收購價是14元/公斤,病豬比生豬便宜一半以上,所以病豬成了一些私屠亂宰黑窩點的搶手貨。記者看到,陳老闆以7元/公斤的價格,轉手把這兩頭豬賣給了城郊的一個私屠亂宰黑窩點。
  【同期】豬販子 陳老闆 病死豬屠宰點 00:05:50
  陳老闆:就賺了一百塊錢
  【正文】
  距這家黑窩點不遠的村子里,還有另外一家私屠亂宰的黑窩點,陳老闆把一頭病豬賣給了這裡的老闆。記者看到,除了這頭病豬外,還有兩頭躺在地上已經奄奄一息。
  【同期】黑窩點老闆
  記者:今天搞了三頭(豬)
  老闆:(殺)兩頭豬 留一頭明天(殺)
  記者:一天殺幾頭
  老闆:兩頭豬
  【正文】
  這些私屠亂宰的黑窩點都是深夜宰殺病豬,天亮前運到高安市老農貿市場進行銷售。據瞭解,這個市場是高安市最大的菜市場,市場的一邊是銷售食品公司豬肉的正規門店,另一邊是賣豬肉的散戶,記者看到兩個黑窩點的老闆也在這裡賣肉。他們的豬肉價格比門店的每斤便宜1塊錢左右,所以一些不知內情的消費者為了省錢,爭相購買這些便宜肉。由於病豬比生豬價格便宜一半以上,因此這些私屠亂宰黑窩點的利潤遠遠高於正規屠宰場的門店。
  【同期】黑窩點老闆
  記者:你們在這個市場賣肉賣了多少年
  老闆:賣了二十多年
  【正文】
 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病死豬流入菜市場的並不止高安市,在江西瑞昌市的青龍市場,一位做豬肉生意的老闆娘承認他們也賣病死豬肉。
  【同期】老闆娘
  老闆娘:我們從97年就在這裡賣肉
  記者:賣小肉(死豬肉)賣了多少年
  老闆娘:從一開始就一直在做
  【正文】老闆娘的老公王老闆告訴記者,瑞昌市有多家養豬場長期給他供貨,其中緒興養豬場1年就能給他提供100多頭病死豬。
  【同期】豬販子 王老闆
  記者:你這多少天收一頭死豬?
  王:這個不一定啊,有時候一天死五頭 十頭
  【正文】
  記者來到緒興養豬場,幾個工人正在屠宰兩頭病死豬。王老闆把病死豬肉裝到袋子里,兩頭豬一共有300多斤肉。
  【同期】豬肉販子 王老闆 王啟榮1RECO0002
  王老闆:兩頭豬我給了他550元。
  記者:賣的話能賣多少錢?
  王老闆:賣的話大概賣三千(元)
  【正文】
  記者註意到,王老闆把病死豬肉運進青龍市場時,周圍的其他豬肉商戶都視而不見,市場管理方也沒有人過問。
  【同期】豬販子 王老闆
  記者:這個肉你們殺豬的能看出來嗎
  王:看得出來
  記者:沒人說啊
  王:他敢說
  記者:沒有人告
  王:他敢 查出來把他嘴巴割了 我在這裡肯定是個王了
  【同期】老闆娘
  記者:這個市場上沒有檢查
  老闆娘:沒辦法對我們檢查,不好意思,都和老王玩得好 叫我們(把死豬肉)藏起來不賣
  記者:誰讓你們(把死豬肉)藏起來
  老闆娘:檢疫部門這樣說的
  記者:檢疫的
  老闆娘:嗯
  【正文】
  記者發現,他們把病死豬肉和從食品公司批發來的好豬肉混在一起出售,普通消費者很難分辨。
  【同期】豬販子 王老闆
  王:這個賺錢是好,但這個生意不是誰都能幹的,像我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才能幹
創作者介紹

陳小春

ny59nyvph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